洗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衣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自成破京魇梦崇祯帝身殉恨殇同城畅想人文地理资讯生活dd

发布时间:2021-01-21 15:10:04 阅读: 来源:洗衣机厂家

李自成破京魇梦,崇祯帝身殉恨殇 同城畅想 - 人文地理 - 资讯生活

上回我们见到他的最后,正是他被平叛大军追打到走投无路,和十几个死党逃进了陕西商洛山,创造了“十八骑入商洛山”这一在曲艺作品中上镜率很高的事件。在深山老林的艰苦岁月里,这些死党表示,他们愿意为李自成的造反事业奋斗终身永不叛主,而表达的具体方式就是,纷纷跑回家把自己的妻子杀掉了。(——这里筠蛋忍不住乱入一句,虽然这样所谓扫去家庭牵挂的方式非常流行,但我个人十分反感,发妻就可以随随便便杀掉,非英雄,野蛮耳!)李自成对这样的脑残粉感到十分欣慰,他发誓有一天要和这些兄弟们东山再起。而值得高兴的是,皇太极又来叫门了,朝廷追杀农民军的队伍一时间都被派到辽东跟八旗军干架,这给了李自成喘息的机会。

过了一段时间,李自成歇过气来了,他带着身边的死忠弟兄出山,进入了河南。那段时间河南灾荒又厉害了很多,所以闯王这杆老字号大旗升起在中原大地上时,十余万灾民便热情地聚集在了他的身旁。而且最为关键的,这次来的有几个文化人,有李岩、宋献策等,这几个文化人为李自成的造反实践策划了相应的科学理论支持——首先便是明确,这不是造反,是正义的抗争,其次便是根据当时大众迫切的需求,提出来“均田地,免粮税”的口号,并制定了一系列相应的政策。这几点有文化的措施一执行,比起以前随打随跑的游击战就有效多了,再加上朝廷没精力多搭理他,李自成总算在河南立住了足,所谓知识改变命运真是没错。

力量壮大的李自成又开始四处征战,最大的一件就是在崇祯十四年,把洛阳给打下来了,洛阳当时住着的是福王朱常洵,也被李自成顺手就杀了。大家还记得他吗?万历想要立为储的儿子,他倒是体型很像万历,肥得像一头大象。崇祯看到胖叔叔被斩了,非常愤怒,但是他除了愤怒没别的办法,他手里仅有的精兵都去辽东跟皇太极死掐去了,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李自成蚕食鲸吞他的帝国,从河南到湖广,从黄河到长江,等到崇祯意识到家贼要比皇太极还可怕的时候,李自成已经带着他的智囊团和起义军横扫了陕西、河南、湖广大片土地。

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对历史大事年表熟悉的盆友一定会对这个数字有感——改朝换代的大事年。这一年正月初一,李自成在西安宣布建立政权,年号大顺,他的军队也从流寇变成了“大顺军”。

同年二月,李自成过完了年,从从容容出河南、进山西,一路上遇到对国家万分怨恨的穷百姓,都在喊着那段我们依然熟悉的民谣:“吃他娘、穿他娘,大家开门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三月十七日,这支起义军就到达了北京城下,李自成给崇祯送了一封信,表示愿意受封听命,但是要保留军队。崇祯本来就是个硬骨头,怎么可能答应这种不平等条约!而且他心里真正是在等待吴三桂率军来解救,这个北京城接待过好多次北方蛮族的骑兵,他心存侥幸,这里也可以接待一下这个陕西汉子。但是崇祯错了,这个陕西汉子,成了他朱姓的京城接待的最后一位来客。

三月十九日,李自成的大顺军就攻破了这个大明帝国的心脏——顺利到诡异!!连李自成自己都不敢相信,按理说应该无坚不摧的首都城池,居然比个地主老财的院子还好进!这是为什么呢?首先,大明是真的没有像样的军队能跟大顺军抗衡了,这几年李自成在迅速壮大,而崇祯的朝廷从内到外在迅速腐化;第二,那年北京城闹了鼠疫,整个都城像个死气沉沉的鬼蜮,人心惶惶,无人抵抗;第三,大明的群众基础基本是没有了,它的黑暗腐朽让人早已绝望。于是,李自成带着他新的政权新的官方军大摇大摆地进了北京城,像一条缓缓蠕动的蛔虫。

彼时,有一双眼睛在望着这条蛔虫的行径,犹如看着它啃噬着自己的五脏六腑。这双眼睛的主人,就是大明天子,朱由检。崇祯皇帝并不是一直盯着李自成走进来无动于衷,在此之前没有人比他更着急更发愁,他几乎每分钟都在召集群臣商量对策,然而临头一刻,只有庸庸草包还留在朝堂,能干的都因为崇祯这小子的疑心送进了狱堂,或者天堂。绝望的一国之君在龙椅上泪流满面,恨愤至极,当然,他并没有在反思自己犯了什么错误,他脑海里只是委屈地闪过了他执政十七年来自己宵衣旰食日理万机的辛苦,眼前却是一片亡国之恸,和一帮人云亦云的大臣,他终于喊出了内心藏纳了好久的怨愤:“朕非亡国之君,事事乃亡国之象,祖宗栉风沐雨之天下,一朝失之,将何面目于地下?朕自登基十七年,逆贼直逼京师,虽朕薄德藐躬,然皆诸臣之误朕也!”意思就是,我辛辛苦苦治理国家,本来就不该亡国的,现在走到这个地步,都是你们这帮废物害的!但是骂得再狠又有什么用呢。已经没有人能力挽狂澜了,所有人都在盘算自己家的后路怎么办,只有崇祯,他从前有着天下最高贵的家,现在唯独他要没有家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去亲眼看看到底外面怎么样,在他谁都不愿意相信了的时候。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条蛔虫。一切都结束了。

崇祯镇定地回到乾清宫,开始处理善后事宜,我想他应该预料过这番画面,也思考过自己要做出什么选择。曾有许多大臣劝他放弃北京,迁都南方,毕竟北京不过就是个符号,陷落了也不会彻底改变什么,南迁,还有很大的机会,就连周皇后都隐晦地暗示过他,我家南方还有一处房子呢。但是,这个一根筋的年轻人相当倔强,他咬定了不会南迁的决心,因为他朱氏祖训里曾明确提出,君王当与社稷同生死,到最后一刻,朱由检依然坚定不移地走向他“君王死社稷”的结局。

在自己殉国前,他先要求家眷通通自尽,免得落入贼手尽遭侮辱,上一期我们讲了他的后宫妃嫔们铮烈的表现,就是那般决绝淡定。而皇室后代,皇子被换装送出宫外,算是为朱家留了一脉香火,女儿则一样要自尽了断。当崇祯走进已故周皇后的寝殿时,看到长女长平公主,这个少女正是花季,又贵为皇女,若被掠走定会受到难以想象的凌辱。崇祯长叹一声:汝奈何生于我家!便举剑向女儿刺去。常有人批驳崇祯此时多么残忍,我却觉得应该换位思考一下,其实没有人比他更心痛,没有人比他更苦,然而他此时肩上有比丈夫、父亲更重的的责任,他是一个国家的君王,一个亡了国的君王,一个充满罪疚和绝望的败军之将。

当夜,春寒料峭的北京,怎一番凄凄惨惨戚戚!大明帝国最后一位皇帝,年仅三十四岁的崇祯帝朱由检,背负着朱明王朝近三百年的尘埃,慢慢爬上皇宫后面的煤山。据说当时是午夜一点左右,万籁俱寂,陪在他身边的是司礼监太监王承恩,这个曾经响赫的宦官,而今也只是伴着他的主子殉国罢了。二人在山上的树上上吊自尽,走得安静而神秘,悄无声息,没有人知道他是怎样与他的天下告别的,也没有人知道他想了几何,曾落泪否,只有一封衣上的遗书,风干了他最后的温度——

“朕无颜见先皇于地下,将发覆面,任贼分裂朕尸,可将文官尽杀,勿坏陵寝,勿伤我百姓一人。”

字字泣血,句句苍凉。孰忍责过耶?孰忍讽耶?

祖宗给他留下了江山如画,他却没有守住如画江山。他真的想用自己的生命,为这个天下负责——哪怕依然是这种贯穿他一生的蠢得没用的方式——这是他骨子里埋藏的属于这个王朝的刚烈,这是他选择履行责任的权利!

一个勇敢得令人啼笑皆非的悲剧。

一半魇泪,一段国殇。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安卓版

火炬之光

无双魏蜀吴九游版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