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衣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提督屹立于大海之上外传三位空母太太的更衣间秘闻图文

发布时间:2021-01-21 03:58:51 阅读: 来源:洗衣机厂家

整理的差不多了,道格便收拾整齐换上了非正式的休闲装,兴致勃勃的看着

三个女人在他眼前换衣服——本来就是夫妻,也不用避讳什么,而且同时对比美

日英三国的空母太太,倒是令道格感觉是一种难得的享受:从这三人的身材来讲,

翔鹤毫无疑问是最妖娆的,她的身体本应该是因为心情的原因最为清瘦,但是不

知为何,瘦下来的居然只有腰部和肩膀,那胸前的硕大和腰腿之间的肥硕简直像

生过孩子的女人,葫芦型的比例太过夸张,已经美到了不真实的地步。而列克星

敦的身体没有翔鹤那么妖魔化,用一句话来形容的话就是「女人自然生长所能达

到的极限黄金比例」,所有的尺寸参数达到了最标准的状态,是教科书一般的女

体模特。而光辉的身体对比另外两人,则拥有一种真实的美感——毫无疑问这个

女孩子在之前并没有注意体型的控制,有些偏胖,而且对于一位舰娘来说她的运

动量实在是太少了,似乎是一直担当礼仪官从没有带舰装下过水的原因。但是道

格却做过另外一项对比:虽然视觉上光辉的身体和另外两人相比略逊一筹,但是

抱在怀里把玩她身上的软肉确是和男人的身体最为贴合,玩起来最舒服的…

??要不是书客会和谐,道格现在就想在她们衣遮半掩的情况下,来一场恶狼扑

食,狩猎羔羊的好戏。

??道格摸着下巴眼巴巴的看着三个女人互相帮助,处理着自己手臂够不到的位

置,三人身上的衣物逐渐将她们完美的肌肤遮掩起来,令道格感到有一丝难以言

喻的烦躁。

??他需要确定一些事情。

??男人走向身着白、黑、蓝三色礼服的女神们,突然一把将站在中间的列克星

敦拉了过来,在在另外两人难以置信的表情中对着自己的妻子强吻了下去。

??「嗯~唔……提督……你……马上就出发了……」

??空母太太不甘心的挣扎着,但是男人的动作却越发的粗暴,在她的不甘愿、

不配合中,纯白的礼服被道格撕开了一个大口子,将她胸口完美之极的乳房暴露

在男人的口舌之下,令他埋头其中,左右轮流的舔着。

??「你是我的,宝贝儿……你的一切都属于我!」

??「嗯……你这是……发什么疯……等到回来再做不行嘛……」

??列克星敦咬着嘴唇,快感从自己的下身不停的翻涌上来,逐渐的淹没了她。

道格口手并用,将列克星敦身上被扯成了一块布片的白色礼服长裙揉成一团扔在

了边上,荒原饿狼一样饥渴的眼神仿佛要将眼前这朵娇艳的玫瑰活活的吞下去。

??「不去了,今晚我们哪也不去,就呆在家里!」

??说完这句话,道格便继续埋头在列克星敦的双乳上来回的舔舐,用舌头将女

人的双乳刷的一片晶亮。列克星敦抗拒的动作在男人的强硬下越发的微弱,满脸

潮红的靠坐在梳妆台上,任由他持续侵犯着自己的身体。

??「说去的也是您……说不去的也是您……提督您可真是能折腾……」

??道格在耍无赖,但是列克星敦仍然十分宠溺的抚摸着他的头发,手指插进了

男人的发梢里轻柔的抓着,让他在自己的身体上享受的更加舒服。

??「不去就不去吧……不差这一天……嗯~您别咬啊!会受不了的……啊~不

要……不要进来……唔~」

??翔鹤和光辉就在旁边看着,两人完全不知道为什么道格突然像一直发情的野

兽一样开始侵犯舰队的女神列克星敦夫人,她们只能看着那个男人焦急的动作和

贪婪的表情,与平日里调情不同,此时的男人好像下一刻就会死去,为了享受肉

欲不遗余力的索求着身边的女人。

??「我就喜欢你穿白色内衣和吊带袜的样子,看起来很诱人,像天使一样,让

我忍不住想要亵渎你。」

??道格只是抽出宝贵的空闲对列克星敦进行讨好和赞美,而下一秒钟他已经吻

上了妻子的嘴唇,堵住了这个可怜女人一切求饶的机会,而男人的右手手指在摸

够了列克星敦的大腿后,终于用力的将她贴身的白色蕾丝内裤剥到一边,如同一

把钝刀子在美人的下身美蚌缝隙里来回滑动,令这个女人开始不安分扭动起来。

??「唔……嗯……提督、别再弄了……我们去……床上做……啊~~」

??「不,我就要在这里干你。」

??道格在列克星敦的耳边诉说这他的威胁,同时将手指从女人湿润的蜜洞里拔

出来,带出不少粘稠的液体,放进自己嘴里得意的品尝着。

??「亲爱的,你的水儿比往常要多啊,今天湿的真快。」

??自从道格逐渐扩大自己的后宫以来,他和列克星敦的夫妻生活频率下降了许

多,不似新婚时那样夜夜笙歌了。虽然列克星敦是一个并存着野心和克制的女人,

知道如何利用自己和这个男人的关系维护整个镇守府的利益,但是身体毕竟已经

被道格开发的足够成熟,对于各项挑逗产生的反应,完全都在男人的预期以内,

甚至比他预料之中的效果还要好上许多,就像一颗饱满成熟的果子,男人的指甲

轻轻在上面划一下,就会被粘稠清香的果蜜浸透,溢出令男人无法抗拒的发情味

道。

??「还不是……最近……没怎么做嘛……」

??「没怎么做?在船上的时候不是还弄的你泄了好几次吗?结婚之后你可是越

来越骚了……」

??纯白内衣包裹下的天使,令男人无法控制的想要以下流的方式对待她。道格

一把将还在喘息的列克星敦拉起来,用碎掉的布料紧紧缠住了她的手臂高高的举

过头顶,一边舔着娇羞美人带有微弱汗味儿的腋下,一边将她完美的身体展示给

另外两个女人观看。

??「翔鹤,她是谁?」

??「是……是列克星敦小姐。」

??「不对,我在给你一次机会,动动脑子……她是谁?」

??翔鹤看着列克星敦被道格抓在手里,以近乎凌辱的方式折磨着,不禁从自己

内心的身处产生了一些扭曲而又禁忌的快乐——没错,她希望列克星敦能被道格

欺负的更惨一些,同时她也希望那位大人能够以更加耻辱的方式折磨自己。怎样

都好,只要能够让所有人都丢弃自己的尊严与矜持,怎样都好,只要能够围绕着

这个男人活下去,怎样都好,只要暂时有享用不尽的快乐,她都愿意顺从的跪在

道格的面前,奉上一切来供他取乐。

??「夫君,我的主人……您现在手上拿的,是被您擒获的天使,而且她已经对

着您的身体发情了……」

??洁白的天使被剥去了外衣,女囚一般的被男人拎在的手里,而一身黑色礼服

的翔鹤则像是和她完全对立的魔女,乖巧的走到男人的身边,一边亲吻着他的脸

颊,一边用薄纱手套下冰冷的手指揉捏着列克星敦凸起饱胀的乳头,令她亢奋的

扭动着。

??「提督……翔鹤……你们、嗯~不要……你们在……搞什么……啊~别捏了

……要不行了~」

??翔鹤擅自开始玩弄列克星敦的身体,这令道格很是满意,他招呼另一边看的

呆滞的光辉过来,将这位蓝衣精灵的脸蛋按到了列克星敦另一边的乳头上,跟她

说道:「光辉宝贝儿,还记得在船上我们是怎么疼爱你的吗?现在换你来让列克

星敦舒服了。」

??「我……我知道了,道格大人。」

??光辉懵懵懂懂的,在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情况下,身体已经顺从了男人的命

令,如同一个哺乳期的孩子牢牢地抱紧了女神的肉体,开始吮吸里面的乳汁。

??「你们~啊~不要……不要再弄了~~提督……我的好提督~~在弄下去

……要、要喷出来了……」

??看着怀里的被俘虏的女神在两个女人玩弄下不停地扭捏呻吟显然并不能满足

道格的淫欲。他一手提着列克星敦的身体令她不至于摔倒,另外一只手则伸进了

她双腿中间,卖力的揉搓着。在女人本能的扭动中,道格毫不留情,不停的拨弄,

手指和肌肤摩擦的水声不绝于耳,和列克星敦哀怨的淫叫一起,令整个空间都被

情欲充满,变成了暧昧的颜色。

??「不行了~真的要喷了……要泄出来了~快、快停手啊~~~」

??可怜的天使,她困在男人的手里,被魔女和精灵联手毫无怜悯的羞辱着,下

身粘稠的雌兽液体顺着大腿根部流下,将洁白的吊带袜也润湿,狼狈不堪,而她

那越发高昂,直至绝顶的哀鸣和最后无力的颤抖,都似乎在诉说着她的身体已经

被玷污,无法回到天堂了。

??「呼……休息一下,翔鹤你来伺候我。」

??激烈的高潮过后,列克星敦踩着高跟鞋的双腿已经开始打晃,显然流失了许

多体力,已经站不住了。道格将她的身子搂在怀里,向身后的沙发倒去,舒服的

瘫坐在上面。

??但是更痛快地事情显然还在后面。

??翔鹤拉着迷茫不知自己该做什么的光辉,在道格面前跪下,手指灵活的拨弄

着他的裤带,将外裤和内裤一起脱下去,放在一边叠好。男人的肉棒早就已经一

柱擎天,狰狞的青筋暴起,在如此近距离的观察下。就算之前有过几次欢爱经验

的光辉也不免惊讶的捂着嘴巴,完全想象不到这根粗壮的巨炮是怎么贯穿自己的

身体,同时令她感到快乐的……

??「说说你打算怎么做,翔鹤。」

??「夫君,我打算用嘴来服侍您,顺便让光辉小姐也学习一下樱花帝国新婚妻

子的礼仪与技巧……」

??「很好,那你们开始吧。」

??道格搂着因为高潮而神志模糊的女神,将自己粗壮双腿劈开,迎接另外两位

空母太太「进港」。光辉不知所措,既不知道自己该将手放在哪里,也不知道自

己此时该做什么,翔鹤见状带着她的手摸上了道格的肉棒,温柔的套弄着。

??「光辉小姐,您还没为提督做过主动的服务吧?没关系跟我学一下吧,很简

单的。」

??翔鹤在光辉的面前一一施为,从手指的技巧,到使用胸部,最后娇羞的在众

人面前含住了男人红肿的龟头,贤惠的用舌头抚慰着。

??「就是……唔~ 这样……只要~ 唔~ 温柔些……夫君就会~ 很喜欢……」

??翔鹤这点说的倒是没错,只要有侍奉之心,就算笨拙些道格也会很享受,此

时他腾出一只手摸着翔鹤的脑袋,顺着她的双鬓滑到脸蛋上,给予她自己十分满

意的回应。

??这一举动令这位以讨好丈夫为己任的贤妻吞咽的更加卖力了。

??「唔~ 唔……嗯~ 好大~ 唔……夫君~ 您的……真的好大~ 唔……」

??翔鹤吞咽的很深,光辉甚至有些恐惧的看着那粗如儿臂的东西进入了身边这

位空母太太的口腔,甚至顶开了她的喉咙,在她白净的脖子上凸显出了异物插入

的轮廓。

??『做不到……这么粗的东西放进嘴里,我真的做不到……』翔鹤缓缓的将自

己服侍已久的肉棒吐了出来,看着上面挂满了唾液,连自己的喉咙和食道都侵犯

过的巨炮,这位樱花帝国的空母太太露出了一种病态的痴迷,贪婪的从下向上仰

望着道格的脸,低贱的祈求着:「夫君,我的爱人,我的主人……请您侵犯我,

就在这里狠狠的侵犯翔鹤吧……」

??「哦?你刚才不是还说要教光辉如何如何的吗?怎么教人家做菜自己倒先尝

上了,嗯?」

??「因为……因为翔鹤真的是个下贱的女人……」

??痴迷的女人缓缓的站起身,将手伸进了自己的裙底,随着她灵巧的旋钮,一

声纽扣脱开的脆响之后,黑色的丁字裤被她从群下取出,展示给眼前的男人观看。

??那件亵裤,脏的像是一块待洗的抹布一样,散发着浓厚却不令人讨厌的腥味。

??「呵呵……哈哈哈!!翔鹤,你可真是个欠操的贱货。」

??「您说的对,夫君,翔鹤是个贱货……」

??「恐怕只有我才能满足你这个贪婪的无底洞了吧,贱货你说是不是?」

??「是的,我的主人……翔鹤已经离不开您了,每个你不在身边的夜晚,翔鹤

都是幻想着被您疼爱自慰到睡着的……」

??「很好,虽然是个迷恋粗大肉棒的浪货,但是我喜欢诚实听话的孩子。」

??道格的每次羞辱,都令翔鹤的双腿夹的更紧,呼吸更急促,脸蛋更涨红。终

于在她快要承受不住这种精神层面的调教之时,道格将怀里逐渐转醒,却依旧没

什么力气的列克星敦放下,拉着翔鹤将她的身子压在沙发的靠背上。被她的唾液

润湿的肉棒此时在一个更加潮湿的地带摩擦着电流般的快感逐渐的传遍了翔鹤全

身,令这只雌鸟开始愉悦的鸣叫。

??「提督……夫君……主人……请您进入翔鹤的身体……将您的肉棒插到翔鹤

淫水泛滥的小穴……呜!进、进来了!主人的……好粗……好猛!不行了~ 提督

……请您慢些……夜晚还很长……唔~ 啊~ 」

??夜晚确实很长,但是身边有三个女人在,道格根本没有怜惜翔鹤的意思,樱

花帝国舰娘那深入骨髓的媚态和奴性令他可以随心所欲的命令和所求,根本不用

估计她们的感受,只要自己玩的爽,玩的开心,这些女人就会觉得幸福,真是令

他无比的贪恋其中,无法自拔。

??「贱货,你给我忍着点,没有我的许可就敢高潮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道格在床上可是一头货真价实,毫无人性的野兽,平时碰都舍不得碰的宝贵

老婆们在欲望的趋势之下根本毫无珍惜。他弓着自己的腰身,在身体完全压在翔

鹤身上,让她无法逃避的同时下身快速的挺动,粗大的肉茎带着混合后的淫液在

翔鹤的美鲍鱼里抽插,拉扯着粘滑的丝线,将残余的液体打在她纤细娇嫩的大腿

上,不过刚刚开始,这女人最宝贵的私处已经被侵略者搅动的一片狼藉,可怜的

很。

??「提督~ 提督~ 我的好提督……」

??十分钟的抽插,翔鹤被男人干的双眼迷离。她已经将身体的重量完全的压在

了沙发上,双腿无力的打着晃儿,任由被男人抽插到飞溅的淫水顺着她光滑的大

腿流到了跪着的膝盖窝儿里,将这间宾馆的家具染上了自己发情的味道。

??「你这贱货,小穴可是真够湿的,就那么像被我干一通吗?」

??翔鹤紧紧咬着嘴唇,连声音都不像发出来——并非出于羞涩,而是她紧绷着

自己的神经承受男人的宠爱,身体早已达到了濒临高潮的极限,此时只是用自己

的意志在拖延着崩溃的降临,可以说稍微一丝妥协和放弃,都会令他的阴道如被

洪水冲过的河床一样汹涌奔腾,那股可以预见的高潮有多么猛烈,有过多次经验

的翔鹤心中十分有数。

??一旦她泄了身,今天恐怕再也不能服侍这个男人第二次了。

??「呜~嗯……唔~唔……!!!」

??道格感到翔鹤正在卖力的扭着自己的屁股,她已经快被自己打桩机一样的肉

棒插的快要疯掉了。男人使出最后的手段,双手缠绕过翔鹤细嫩的手臂绕上了她

的肩膀,在拉起她身体的同时下身随着那肥硕的安产型屁股大幅度的抽插,不知

疲倦的将这位新婚人妻的臀肉撞的一片鲜红,充血的几乎破掉。男人的怒吼声大

破了翔鹤一直坚守的防战,她疯狂的摇摆这自己的身体,被汗水打湿的银色长发

如瀑布一般在道格眼前飞舞晃动。终于男人用全身的力气抓住翔鹤那对与纤瘦身

体完全不符的大奶子,手指凹陷进因为出汗而变的湿滑的乳肉里,下身的火炮突

然变大,顶着这只雌鸟娇嫩的子宫,猛烈的射出了白浊的炮弹。

??「射了,翔鹤!我要射在你的骚穴里了!给我接好了!」

??「啊~啊~啊~~提督~来了……射进来了~呀!!!!!」

??翔鹤感觉自己好像变回了以前作为舰队航母时的身体,白浊的炮弹狠狠的打

在她身体最核心,最脆弱的轮机室,摧毁了一切,只留下温暖和刺激的余韵伴随

着她在云端飘荡,再也感受不到身边发生的事情了。

??「呼……呼……真是……过瘾……」

??道格爽够了,趴在翔鹤的身体上回着气,慢慢的将逐渐变软的肉棒拔了出来,

将上面残余的黏液抹在翔鹤的屁股上,瘫软在沙发上剧烈的喘息着。

??「光辉,过来打扫一下。」

??这个命令不是道格提的,而是列克星敦。男人又爽又累,腰腿酸麻,此时只

想喝一罐冰镇啤酒压下浮躁的气血翻涌,根本不想说话,但是已经获得了休息,

状态逐渐回复的列克星敦却开始拿起了正妻的架势坐在男人的身边,如同一位王

后代替他指示最后一位空母太太进行服侍。

??「可是……可是道格大人他现在……难道他不会累吗?」

??「不会的,他的身体和常人可不一样,不会射一两次就结束的。快来吧,别

耽搁了时间。」

??本来应该由翔鹤进行教导的侍奉工作,由于教师已经被道格玩到了失去意识,

分开还在冒浆的双腿瘫软在沙发上睡着了,便只好由列克星敦代劳。与翔鹤主动

的演示不同,列克星敦让光辉尽管放手去做,她则在一旁给些意见。虽然前两天

还是个少女的皇家海军空母有些个不情愿,但是在这样的气氛下也由不得她拒绝,

终于闭着眼睛,在列克星敦的注视之下缓缓的将男人已经疲软,缩小到一般尺寸

的肉棒含在嘴里,皱褶眉头发出了抵触的呜咽。

??『这是……什么味道?好腥,好苦……呜……不喜欢这种味道……可是明明

翔鹤小姐做的那么好,我也不能……』光辉跪在地上,机械的摆动着脑袋吞咽嘴

里的肉茎。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效果,也不知道道格是否因为她的服侍变的舒

服。但是阴茎在她的嘴里并没有什么变化,这令她有些惶恐与不安,生怕自己没

有尽到妻子的义务,让丈夫获得快乐。

??「嗯,做的很好,宝贝儿你第一次给我口交,做到这样已经很棒了,咱们家

有不少女人第一次都是用咬的……」

??男人虽然是在安慰自己,可是那调笑的语气实在是令光辉不爽的很,像是赌

气一样,她拉开自己背后的礼服拉链,连束胸也解放开来,西之镇守府后宫中最

白、最大、最软的一对奶子在光辉气鼓鼓的表情下,被她吃力的搬到了男人的腿

上将整根肉棒包裹其中,紧凑的挤压着。

??「这样做,您也会很舒服吧?哼,别担心,胸部里面可没有牙咬您~」

??被拿来和丝毫不懂情调的女人做对比,光辉闹起了小情绪,嘟着嘴开始用胸

部进行侍奉。道格不气反喜,这股恰到好处的傲娇和别扭很对他的胃口,令他的

肉棒迅速的便在光辉的双乳间膨胀了起来。

??「等、等一下!道格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除了吹气球,光辉从小到大还没见过体积能够如此迅速胀大的东西。她的双

乳饱满至极,给寻常的男人乳交绝对绰绰有余,但是道格的肉棒被她的双乳包裹

之后,竟然如同一颗洒落在肥沃土地里的种子,在夹紧的乳缝间钻了出来,再一

次的顶到了光辉的面前。

??「说明它喜欢你啊,宝贝儿,你做的很好,我真的舒服极了,很开心……」

??道格的赞美和他身体的反应都令光辉的脸颊更加的涨红了,她一言不发,只

是继续伺候着,不过比起之前那种机械和消极的服务,这回的舔舐舌头灵活的很,

已经逐渐开始上道儿了。

??「嗯……唔……道格大人……光辉的身体……您还满意吗……」

??「当然满意!用现在年轻人之间流行的话,见到你我就想要『射爆了』,知

道么?」

??「哼……您经常上……网上去看那些Cosplay人家的姑娘吧?她们好

……还是我更好些……」

??「当然是你好!这是什么问题,假货哪比得上真货嘛。」

??「可是……那些女孩子……穿着和我一样的衣物……留着和我一样的发型

……连身材都很接近……却比我更懂得如何讨好男人……而您也似乎比较喜欢像

翔鹤小姐这样比较主动的女性……」

??光辉吞咽肉棒的同时,不知为何想起了一些琐碎的事情,和道格随意的聊着

——列克星敦皱褶眉头,想提醒她在服侍的时候要用心专一,不要三心二意的伺

候,道格却伸手将她拦下,宁可放弃暂时享受快感也要给她解释一番:「玫瑰有

玫瑰的娇艳,梨花有梨花的芬芳,从没有哪一种花卉是完全胜过另外一种的,舰

娘和女人更是如此……我不敢说我的光辉宝贝儿一定比外面那些给钱就能上的骚

货们更好,但是至少你是爱我的,这一点那些为了钱而上床的女人就比不了,怎

么都不可能赢你。」

??「哼,还不是给人家稀里糊涂的骗上手的,谁爱你了……」

??「你不爱我?没关系,我们现在来培养一下感情。」

??道格伸手将光辉从地上拉起来,抱着她的屁股将她搂紧,狠狠的揉捏着,同

时小拇指看似无意的在她的臀缝里轻轻一钩,一条水线顺着光辉的隐秘之处拉到

了男人的手指上,被三人同时看到,令她一下子涨红了脸,不敢吱声了。

??「哎呦!不爱我还湿成这样,我还真是看走眼了呀,没想到我家里最纯情、

最有仙气儿的小美人儿鱼居然也是个思春的小骚货……」

??「不是、不是的!只是身体的反应!这……这是很正常……」

??光辉说不下去了。从开始到现在,道格一直都没有碰过她的身体,也没有对

她做过任何的挑逗。她之所以身体会陷入发情求爱的状态,其实是刚才在道格猛

干翔鹤的时候将自己带入进入女性视角,难以忍耐时自慰的结果。

??这种事虽然道格没有发现,但是她怎么说的出口呢?

??「没关系,来吧坐上来自己动。」

??道格扶着光辉的身体让她分开腿在自己身上坐下,小美人眼看着男人将自己

回复了元气的肉棒对准了她那已经湿润的下体,紧张的抗拒着,但是却难以抵抗

他强硬的动作,终于在光辉的忐忑与不安中,肉棒顺着粘稠光滑的液体滑进了少

女的腔道内,虽然狠狠的顶住了她娇嫩的花心,但是光辉屁股坐到男人大腿上的

真实感令她逐渐放心了一些,开始顺从的扭动着。

??『吓死我了……还以为会被这跟东西插穿呢,原来它只是看起来吓人,实际

没有那么大……不对,应该是我的身体比我想象的更深一些吧?这样才能将这根

巨物容纳进去……』「哈……哈~ 塞得……慢慢的~ 道格大人……的那个~ 塞得

好满……」

??「嘿嘿,舒服吧?来吧,宝贝儿……扭一扭腰,我也来帮你舒服舒服。」

??道格抱着光辉肥硕肉感的屁股,感受着一位女性恰到好处的体重压在自己的

手里,在自己手臂的托力下起起伏伏,用小穴内丰盈的淫水洗刷着自己的肉棒,

不免感到有使不完的力气。光辉虽然是三位太太中体型最胖的,但也只是相对另

外两个妖精一样的女人来说的略胖,真的摸起来那一身柔软的肉肉压在自己身上,

多出来那十斤不到的重量在道格眼里根本不是事,这触感简直棒极了!此时道格

抓着她的屁股更是有意的让这个女人的身体压在自己身上,膝盖使不上力,小穴

又被一根逐渐膨胀,将她的下体胀满的肉棒插着,光辉感觉自己身体本就没什么

力气的肌肉更加不好使了,只能如一个硕大的棉花包裹,将饱胀的双乳压在道格

的胸口,俏脸在男人的耳边起起伏伏,将自己的心声伴随着诱人的叫床声吐露给

耕耘着他身体的男人。

??「提督……好深啊~ 明明动作很轻~ 但是插得好深~ 光辉好喜欢这样~ 温柔

的~ 」

??「是吗?嘿嘿,要不要来几下狠的让你爽爽?」

??「不要~ 就这样……嗯~ 对……就这样~ 就很好~ 唔……」

??细腻粘滑,如同在搅拌鸡蛋汁的声音从两人的身下传来,道格捧着手里精巧

的性爱娃娃,一下一下的起伏,让这个肉套一样的女人在自己的大肉炮上获得足

够的快乐。列克星敦突然来到了光辉的身后,玉手伸到两人交合一片汪洋的地方,

在手指润湿了足够的淫液,变得一片晶亮之后,食指的指甲巧妙的刮弄着光辉紧

缩的小屁眼,让那一圈圈如花瓣一样的褶皱在列克星敦的挑逗之下锁的更近,似

乎及其羞于被人这样玩弄。

??「啊~ 不、不行……姐姐~ 你不要……不要摸那里~ 不要……」

??「别担心,我和道格大人会好好疼爱你的,试过就喜欢了,咱们家的女人,

就算是最羞耻的地方,总有一天也要为他献出来的,来吧,我先给你上上预习课

~ 」

??湿润的指甲在光辉不断起伏的臀沟里来回刮弄着,那些被道格抽插而产生的

淫液已经有许多都被带到了皇家少女的小菊花上,光辉害怕的左右扭动,但是这

样的动作在被道格和列克星敦两人共同牵制的情况下除了让自己获得更多的快感

之外,并没有什么卵用。终于在她折腾了许久,体力被自己的努力和性爱带走,

无力的放弃挣扎之时,列克星敦稳稳的将手指捅进了光辉已经湿成一口水井的小

屁眼儿里,伴随着少女受到刺激和惊吓的尖叫,道格狞笑着加快了起伏抽插的速

度一边舔着光辉有些苍白,流下了眼泪的脸蛋,一边赞叹道:「做得很好,现在

这妮子的小穴缩的更紧了,看来皇家海军共同的性癖点都是屁眼儿啊……这些英

国女人都这么喜欢走后门吗?」

??「哼,谁知道了,不过这妮子的身体还真是敏感啊,小屁眼也吮吸着我的手

指不让我拔出来呢~ 提督你要不要试试她的后面?」

??道格和列克星敦一唱一和,像品评一件物品一样评价光辉的身体,而最后正

宫夫人的提议更是吓得小姑娘不停地摇头,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像道格求饶:「不

要!求求您!道格大人……嗯~ 不要……不要弄那里……」

??「哪里啊?你不说清楚我可就按列克星敦说的做了哦。」

??「不要!求求您!求求您不要插光辉的后面……呜呜呜……」

??少女委屈的快要哭了,但是此时奸污她的恶魔和同谋的堕落天使此时根本就

不想放过她,列克星敦在光辉的耳边轻轻的念这什么,少女听到她的命令羞得不

住的摇头,完全不想听从她的吩咐。

??「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就再深入一些……哦~ 真是有趣,提督你不知道,光

辉的小屁眼儿里面很有趣呢,她的肠道好像是活物一样,在不停的吮吸我的手指

……哇!这是……感觉到到了,能感觉到提督您的肉棒……呵呵~ 您的龟头真大,

没想到这妮子竟然受得了……」

??皇家海军的空母太太此时已经委屈到了极点,阴道和屁眼同时被人侵犯,舒

服的快感一波一波的从下身冲向了脑子,此时的自己无力反抗不说,身体的反应

更是给人一种正在享受的印象,荣耀什么的,在男人的面前已经荡然无存了。

??「我说!姐姐!我说就是了!光辉是个被碰到屁眼儿就会舒服的贱货~ 道格

大人~ 求求您……快些~ 光辉要来了~ 」

??一旦打破了心里的底线,那么痛苦会就长出翅膀飞离自己的身体,所谓的堕

落就是这么回事。道格也不言语,他给列克星敦使了个眼色,加速了抽插,列克

星敦也心领神会的快速抠挖光辉的后庭,在两人联手的施为之下,光辉紧紧的抱

着男人的脖子,终于在最后时刻一声清脆而又哀怨的淫叫,伏在了道格身上哭泣

出来。

??「乖,宝贝儿……我爱你,休息一下吧。」

??男人维持着插入的姿势,和两洞都被通开的可怜姑娘浓密的舌吻着。体力耗

尽的光辉脸上满是泪痕,在一切都被道格夺走,一切都被男人占有之后,无法抑

制自己对他的依恋和爱慕,终于在高潮的余韵中缓缓的睡着了。

??「好的,现在她们俩解决完了,该轮到你了……」

??道格没想放过任何一个女人,不过对于列克星敦,他倒并不是主要被情欲驱

使才会做新密举动的——正宫夫人的身材和样貌,伺候男人的手段和态度,都无

可挑剔。如果说列克星敦唯一有哪里令道格觉得不满,或者说略微有些遗憾的地

方,那就是他觉得自己无法完全掌握这个女人。

??毕竟这个女人比其他,更能担当起「西之镇守府的中流砥柱」这样的称号啊。

??「好吧,反正谁都逃不掉,哪次不是这样?」

??恢复了体力的列克星敦站在梳妆台前面,双手撑着墙壁,从镜中看着男人逐

渐的接近了她的身后,便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的屁股看起来更翘,双腿

更直一些,可以说为了让男人满足的交配,所有提升男人性欲的小手段,这个女

人都运用自如。

??「来吧,我想看着你从后面来做……好久没有这样玩了吧?」

??两人的动作熟练而自然,就先清晨起床后,一同在厨房,一人切水果做沙拉,

一人煎香肠和鸡蛋。道格那根征服了两位空母舰娘的肉棒稍微在列克星敦的小穴

门口摩擦了几下,便顺着她粘滑的腔道插了进去,紧、湿、热,但是却毫无阻碍。

列克星敦只是闷哼了一声,随后便看着镜中在她身后耕耘的男人,舔着嘴唇用自

己的方式勾引着男人的兽欲。

??「再快些~ 对插得好深……人家喜欢看您为了我的身体癫狂的样子……哦~

OHMYGOD……插到人家的子宫了~ 」

??道格拼命的像将自己的肉棒挤进列克星敦的产道里,在那狭小的空间翻江倒

海,看她为自己痴迷而又脆弱的渴求的样子。但是列克星敦却从未在他面前露出

如翔鹤或光辉那般少女一样脆弱的一面。她永远是成熟、稳重、识得大体,即便

被男人的肉茎插的淫水翻飞,也能保持高度的理智来和他进行对话。

??「今天……就这样……但是~ 嗯……明天~ 我们一定得~ 工作……oh好深

……一定要~ 做正事……为了大家……努力……」

??「当然,你放心吧……」

??道格发狠的撞着列克星敦的屁股,同时拉起她的一条手臂,缠绕上自己的后

颈,女人温柔的将手指插入了男人的发梢,揉着道格因为疲惫而有些眩晕的脑袋,

在他的耳边轻轻呢喃着:「不用管我……想射的话~ 随时都~ 嗯~ ……随时都可

以……射出来~ 在我的……子宫里~ 」

??女人在男人的耳边温柔的安慰着,之前在光辉身上挤压的快感在列克星敦温

柔的包裹之下逐渐膨胀,已经到了不得不发的地步。道格怒吼一声,将列克星敦

压到了镜子上。玻璃冰冷的触感和被冲撞到摇晃的乳头,还有那种被男人野蛮占

有的满足都领她露出了些许痴迷的神色,这一刻舰队最高的的女神那副隐约的淫

态,足以征服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

??「射进来~ 提督……射给我~ 让我怀上您的孩子~ 唔……进来~ 精液……好

猛~ 明明是第二波~ 却还是这么猛~ 要怀孕了……」

??道格双手揉捏着列克星敦的乳房,几乎想将弹药库里所有的火力倾泻出去,

伴随着阴茎的胀痛和腰腿的酸麻,在列克星敦温柔的接纳和包容中,男人只觉得

眼前有一道白光闪过,随后便失去了意识,昏睡过去。

??————————————————————————————————————

??「我换好了,您觉得怎么样?」

??「嗯……嗯?唉?什么?」

??三人几乎同时换好了衣服。转身看向了道格。男人有些懵逼的看着眼前的状

况,刚才自己那淫秽的妄想,似乎令他有些接不上眼前的情况。

??「我说,我们换好衣服了!您今天是怎么回事啊?说是要看我们换衣服,结

果就一直坐在那发呆傻笑,搞什么嘛,人家都白期待了。」

??列克星敦用手指顶着男人的脑袋,娴熟的数落着他的不好,道格只好谄谄的

笑着,不好意思的抓着脑袋,尴尬的回应着:「嘿嘿,因为你们实在是太美了,

导致我看的有些痴迷,不知不觉走神儿了,勿怪,勿怪……」

??「哦~ 真的吗?刚才没有想别的女人吧?」

??列克星敦俊美的面容靠近了男人的脸,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之下,道格连忙摆

手,赌咒发誓一样坚决的说道:「没有,刚才我眼里只有你们三个……」

??「啊,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沙发都湿掉了,还有、还有这么重的味

道……」

??翔鹤和光辉抱着换下来的衣物,满脸通红的站在沙发边上。布艺沙发的坐垫

上吸足了水分,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不听话的小孩子随意尿出的图案,但是其散发

的气味却是两人无比熟悉,却完全不好意思说破味道。

??「嗯?这……」

??那段爽快到不甚真实的记忆,真的发生过吗?还是只是男人再自己贪婪的妄

想中才存在过的一段美好时光?列克星敦提着自己的白色舞裙,稍稍拉起了一点

高度,露出了里面有些水痕的大腿和潮湿的吊带袜,俏皮的冲着男人眨眼,那副

不可捉摸的表情,更加令道格分不清所谓的现实和梦境了。

??「提督,以后有机会,还要来看我们换衣服哦~ 」

????????????????(完)

梦幻仙境单机版

迷城起源无限钻石版

乱世官方版

相关阅读